13774106818 王雪
  • 1
  • 2
  • 3
当前的位置>>首页>>公司新闻公司新闻

农村校车何时实现全覆盖呢?

新闻导读: 一直以来,孩子的安全问题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就包括出行安全和食品安全。 长期以来,在“城市发展优先”的理念下,农村教育投入落后于城市,而农村校车全覆盖则是体现教育均衡发展、实现教育公平的第一步。
本文章发表于:http://www.ke-che.cn 作者:王雪 发布时间:2018-10-23

同学们在老师的组织下有序走下校车。

每天早上6时30分,22台“长鼻子”校车开始在惠城区横沥镇和芦洲镇各村庄道路上穿梭。从这个学期起,惠城区财政每年出资425.74万元,由横沥镇和芦洲镇采取“政府出大钱、家长出小钱”的模式向有资质的校车公司购买校车服务,方便了两地约1800名农村边远山区孩子上学。

然而,惠州一些偏远学校孩子们的上学问题基本上还得自己想办法解决。有的每天来回走十几公里,有的靠父母骑摩托车接送,安全隐患重重。农村校车实现全覆盖,惠州还有多远的路要走?日前,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走访

偏远乡村孩子基本走路上学或由家长接送

  早上6时30分,一台56座的“长鼻子”校车准时停靠在横沥镇翟村村委会广场。14名学生陆续到来,随班老师一边点名一边引导学生上车、系好安全带。

“我家离学校8公里,开电动车要二三十分钟,路窄车多,挺危险的。”村民翟振强目送12岁的儿子翟智棠坐上校车,脸上露出笑容,“有校车方便多了,刮风下雨也不用担心。”

横沥镇党委宣传委员范耀龙介绍,该镇有40个行政村3个社区,“撤点并校”后,许多农村学生在四年级之后就得到镇上的中心小学上学,上学放学一般由家长开电动车、农用车或三轮车接送,安全隐患大,有些离家较远的只能住校。

“今年上半年,横沥交警发现一辆三轮车载着10名小学生,万一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范耀龙说,这一情况引起惠城区政府和横沥镇政府的重视,经过研讨、考察和试行,最终决定购买校车服务,由惠城区财政统筹安排425.74万元,用于解决两镇校车运行资金缺口问题,其中横沥镇259万元、芦洲镇166.74万元。

然而,记者在龙门县等地走访发现,那里的孩子就没有这么幸运。据龙门县教育局相关股室负责人介绍,目前,龙门县还没有开通农村校车。孩子上学基本上都是走路或由家长接送。有些家离学校远的孩子则报了午托或选择寄宿。“下一步计划推进开通农村校车这件事。”该负责人表示。

现状

目前我市开通农村校车103台

  记者了解到,我市第一批农村校车于2012年在博罗龙溪启用。当时一共投入了28台校车,主要接送龙溪、罗阳、观音阁等地的农村孩子上下学。

随后,惠城区、仲恺、惠阳、大亚湾等地偏远山村相继开通了农村校车。据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市已开通农村校车103台。“但还远远不能满足乡村孩子上学的需要。”该负责人表示。

农村孩子坐校车难,难在哪里?记者采访了不少农村中心小学校长,得到的答复是“学校买不起,家长不愿出”。

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相关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一台宇通校车的购买成本约56万元,一年营运成本约15万元,一台校车大约可乘坐50个小孩,即使每个小孩每个学期出500元,资金缺口依然在10多万元以上。

早在2015年3月16日,我省发布实施了《广东省实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办法》。《办法》规定,建立省、地级以上市、县三级财政校车专项补助制度,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建立校车服务财政资助制度,落实校车服务所需财政资金由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分担的政策。此外,学校向学生提供校车服务并收取校车费的,应当按照中小学和幼儿园服务性收费有关规定执行,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逐步予以免收。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向学生收取校车费。

问题

农村校车占比不高

  那么,我市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农村校车全覆盖呢?

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暂时没有时间表,“关键要看各地的重视程度和财政情况。”

据了解,校车设立的初衷是重点解决因农村学校撤并、路途较远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交通问题。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城区内校车也逐渐兴起,并且占比远远超过农村校车。

据市教育局资料显示,目前,我市已备案校车2050台。校车按属性分两大部分:大部分由民办学校幼儿园各自购买、运营;有17个镇街购买了103台(惠城区6个镇街41台、仲恺潼湖5台、惠东白花6台、博罗8个镇49台、惠阳平潭2台)接送农村学生上下学。也就是说,农村校车的占比其实不到10%。

管理

定性不明、监管难度较大

  我市校车的运行情况怎么样呢?2012年4月,国务院正式颁布《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将校车安全问题纳入法治化轨道。目前,我市已备案的校车均已安装卫星定位行驶记录仪并接入市级基准监控平台,全部校车已按《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要求取得校车许可,校车驾驶员2100多名,全部取得校车驾驶员资格。

从2013年8月开始,我市逐步推动校车管理公司化、专业化和集约化运营,大亚湾区校车已全部公司化运营。在全市2050台校车中,其中近400台属公司化运营,分别属于惠州市东江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博罗城乡公共汽车公司、永安校车服务公司、惠阳惠联通4家校车公司。其余部分由民办学校幼儿园各自购买运营或由县区、镇街政府购置或租用。

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负责人表示,目前校车管理存在的问题不可忽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校车分散管理存在定性不明、监管难度大等问题。按照《道路运输条例》,校车既不属于客运,也不属于公交,是专属接送学生(幼儿)上下学的7座以上载客汽车,目前对校车没有具体优惠政策。此外,因校车是专车、专线、专人运行,空置率高、要求高、管理严、各种费用多,校车基本上亏本运行。

此外,校车数量大、分布面积广、运营主体多,导致监管成本高、监管难度大。单所学校校车数量较少、管理分散,分散了学校教学资源,重复建设导致管理成本虚高。此外,校车运营主体大部分是学校幼儿园,因办学规模大小、管理水平差异造成校车服务标准、服务方式、运营管理和安全管理水平参差不齐。“校车专业化管理急需集约化、规模化。”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负责人认为。

建议

加快推进校车公司化专业化运营

  “校车应该纳入公共交通服务范畴,是公共交通的延伸和补充。”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保卫科相关负责人认为,国家、省、市、县区应建立多渠道筹措校车经费的机制,并通过财政资助、税收优惠、鼓励社会捐赠等多种方式,按照规定支持使用校车接送学生的服务。支持校车服务所需的财政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支持校车服务的税收优惠办法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税收管理权限制定。

该负责人表示,校车服务风险大、非专业管理难、线路重复资源浪费大,必须大力加快推进校车公司化、专业化运营。“但校车不属于公共交通,也不属于客运运输,把校车纳入专业部门管理存在困难。”该负责人说。

在采访中,该负责人谈到,解决农村学生上下学交通问题,校车不是优先办法,要按照“保障学生就近入学、寄宿制学校入学、公共交通满足入学、提供校车服务”依次优先的原则,采取多种方式来综合解决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上下学交通问题。

该负责人认为,要把校车服务的重点放在确实难以保障就近入学且公共交通不能满足需要的农村地区。有必要提供校车服务的地方,要以县为单位制定校车服务方案。县级人民政府要在保障就近入学、建设寄宿制学校、充分发挥公共交通作用的基础上,根据学校分布、需要校车服务的学生人数和道路交通状况等,因地制宜制订校车服务方案,确定校车运营模式,建立校车安全管理制度。要鼓励大型公交、客运企业提供校车服务,提倡有条件的地方通过成立专业运营单位或政府购买运营公司服务等方式,逐步实现校车运营管理的专业化和集约化。

据了解,我市正在制定《惠州市校车公司化、专业化、集约化运营管理实施方案》,以加快推进校车公司化、专业化、社会化、集约化运营。

他山之石

美国:强制性乘坐校车

在美国,乘坐校车是强制性的。美国中小学校车的资金主要通过发行市政债券筹集。同时各级政府财政对校车产业给予补贴,每年每个学生的校车补助为400多美元。在美国,国家、州以及当地政府共同管理校车服务。因为这个涉及到学生交通安全的行业,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要求国家更多规范和介入的行业。国际上校车标准最完善的当属美国。美国境内不同管理机构自1966年至2000年,一共颁布了37项联邦机动车辆安全标准,各个标准涵盖了诸如:刹车、转向、灯光照明、燃油系统整体安全、视镜、加热除霜设备和压缩天然气压力容器等各个部件标准。在全美国所有校车实行统一的标志,即黄色车身加黑色大块条纹,并喷以SchoolBus的醒目字样。校车的待遇与警车、救护车、消防车是一样的,甚至优于救护车和消防车。

记者手记

农村校车全覆盖教育公平第一步

  一直以来,孩子的安全问题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就包括出行安全和食品安全。

长期以来,在“城市发展优先”的理念下,农村教育投入落后于城市,而农村校车全覆盖则是体现教育均衡发展、实现教育公平的第一步。

农村教育是与民众息息相关的民生领域,将更多的财政资金用于农村教育,能有利于促进政府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促进不同人群、不同地域的公共服务相对公平。近年来,我市围绕“城乡一体、均衡发展”,提高义务教育发展水平,实现了义务教育发展 “五个全覆盖”,即公办义务教育标准化学校全覆盖、教育信息化全覆盖、“两免一补”政策城乡全覆盖、就近入学政策全覆盖和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 (区)全覆盖。2014年,我市各县(区)全部建成“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区)”,成为全省第四个100%县(区)通过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督导评估的市。目前,我市义务教育正在由基本均衡向着优质均衡的方向努力。

教育均衡发展保证了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迫在眉睫,农村校车全覆盖恰好是实质性的一步。

我市在“政府主导、财政补贴、市场运营、家长自愿”的校车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农村孩子可以坐校车安全地上学、回家。